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udy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善待学生的每一次请求,尊重他们的意愿  

2015-01-13 09:32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当吴桐轻轻地来到我身旁,沉重地说:“老师,我想请假回家。”我一抬头,看到了她饱含泪水的双眼。我立马递上纸巾,拿来凳子让她坐在我身旁,微笑着问:“怎么了?孩子,你可以和我说说吗?”她摇摇头,说:“就是想回家。”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,接着就低下了头,不说话。我拉起她的手走出了办公室,我要保护她,她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,三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她落泪。我拉着她来到一个较僻静的地方,搬来凳子,一起坐下,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,说:“好些了吗?没有过不去的坎,也许我可以帮到你。”她手紧捏住纸巾,欲言又止,抬头看了看我,又低下去。我拉起她的手,轻轻拍了两下,接着听到她的声音“老师,我感觉压力好大,晚上都睡不着,现在艺考的结果基本都出来了,班上时不时就传出好消息,有些同学都拿到了好几所学校的合格证,而我一张都没有,我特别想去的学校又没有考上,我实在呆不下去了,我想回家!”说完眼泪鼻涕一起下来了。见此情景,我突然想起了自己高三的黑暗时光,泪忍不住就出来了,我平复了下心情,微笑说:“行!你想回家呆几天?”也许她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答应她,抬头看着我弱弱地说:“下星期回来,可以吗?”我微笑着说:“当然可以啊。”她如释重担般地挺了挺腰,脸上挂着泪珠但却带着笑。我见她情绪平稳些了,我就和她说起了我自己高中时因一次没有拿到奖学金而被同学取笑,自己一个人跑到校园的一个角落里放声大哭的事。说了我自己当时的感想、当时的誓言以及后期的努力、现在的收获。也许和她产生了共鸣,她追问了我好几个问题,之后我笑着说:“还想回家吗?”她不出声,又低下了头,过了一会,说:“可是我已经让爸爸过来接我了,现在差不多到校门口了。”我惊了一下,说:“行,那我给你开出门条吧。”我拉起她回到了办公室,拿出条准备写请假时间时,她突然说:“老师,我回家呆一晚,明天早上让爸爸送我回来。”“好”我依然微笑着答应她,把条递给她,说了声“谢谢老师!”轻松地离开了。

正如李镇西老师所说的:当孩子主动找老师时,一定有过犹豫甚至有过思想斗争。显然,吴桐在找我时,已经和家长沟通过了,甚至和同学商量过,也许这是多次斗争后的决定。在来之前,她已经猜测过老师的种种反应,也许已想好了种种对策。试想下:如果当时我不是马上就同意她的请求,而是和她谈“坚强”谈“挫折”,甚至谈“人生”,不但不能平复她的情绪,反而会让她哭得更伤心,因为这些大道理很多人都和她说过,她需要的不是我的大道理,她只是一个孩子,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来回避种种困难,然后自己慢慢调整,这时家就是她唯一的选择,我们老师需善待。

孩子成长中的烦恼,在大人看来也许是微不足道的,但是对孩子来说,那是一次历练、一种蜕变,而对孩子的请求,我们要以一颗孩子的心去理解,用孩子的大脑去思考,用孩子的情感去体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